中國酒業新聞網

華夏酒報官方網站

首頁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凡中見奢,金莊煮酒話“桑麻”
2020-06-03 14:31:00   來源:《華夏酒報》   作者:金峰   

每年的農歷七月十五這天,不管多忙,金立鎮都要去離家4公里外的魏莊村,在姥娘、姥爺的墳前燒些紙錢,再打開一瓶托人寄來的東北燒酒灑在老人的墳上。

金立鎮家所在村子叫金莊,是魯西南大平原深處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村落。在行政轄區上,金莊隸屬山東省鄆城縣。

老實本分地守護、傳承孝道

金莊所在的鄆城是歷史悠久的“千年古縣”,在自然環境上,既比不上江南的詩畫交錯,也遜色于北國的白山黑水、林海雪原,但在人文文化上,這里卻有以文化人、以身垂范的廣度和厚度。

從金莊向東走100公里就是有“東方耶路撒冷”之稱,偉大的思想家、教育家、儒學派創始人孔子的故鄉——曲阜。生活在這里的人們骨子里烙印的是儒家文化,儒家思想對于孝道倍加推崇。“我姥娘、姥爺離開都30年了,每年四季里的四個時辰都要過來陪兩位老人說會話,沒間斷過,也不能斷,我這輩子要守好這份親情,姥娘、姥爺就我娘一個閨女,我娘歲數大,走不動來不了,守住了這份親情就是守住了兩代人的孝心。”金立鎮說,“姥爺生前就曾說東北燒酒是天下最好的酒,老人家之所以這么認為,我感覺一是姥爺有很多親人‘創’了關東,他惦掛;二是這些親人的來信帶給他‘東北東西好,東北東西珍貴’的信息。所以,每次在墳前,我都給老人打開瓶東北燒酒。”

上一輩人對東北燒酒的推崇,深深地影響著金立鎮這代人對東北酒的認識。

廣東福建人“下南洋”、河南人“走西口”、山東人“闖關東”是近代中國三個方向的人口大遷徙。尤其是20世紀50~60年代的“闖關東”,魯西南人是主力軍。在魯西南的很多村莊,幾乎每個家庭都能找到有血緣關系的親人在東北“創天下”。這種血緣從民間的飲酒文化上都能隱約找到脈絡:這里的人隨便找個理由就能聚在一起喝起來,迎來送往、接風洗塵、拜師收徒、朋友相聚等,實在沒由頭,彩票中5塊、麻將贏10塊也能喝一頓,介紹對象成不成的先喝四兩再說……飲酒時間通常在晚6點左右,以周末最多。酒席開始,主人一一介紹客人并能詼諧打趣地進行“現場提拔”:派出所的王警官稱王所,銀行的劉主任稱劉行,學校陳老師也變成了陳校長……諸如此類。通常一個酒桌上,要先放一箱白酒,共同“科目”結束后,再每人“加深”。并且,席間有自創的“程式”“特色”“李式”等喝法。

這是金莊所處魯西南平原上多數城里鄉下人的真實、典型的飲酒場景,東北朋友,你品,是不是毫無違和感?做東北酒釀造、銷售的朋友,你細品,有沒有商機在里面?

滋養著百千萬個金莊這樣村落的魯西南黃土地上,人文文化的垂范、引領不僅僅體現在孝道上,這里的人們仁義寬厚、吃苦耐勞、淳樸善良、忠誠守信……

新春佳節,人們最愛貼的一副春聯是“忠厚傳家遠,詩書繼世長”;從這里出門做工的男女老少鄉土意識重,地域自豪感強;外出做生意的當地人誠信守諾,守望著做人和商業往來最基本的信條、準則……這些都是中華民族最優秀的傳統文化基因。

鄆城成為戲曲之鄉、武術之鄉

在山東戲曲界有句俗話“無鄆不成戲”,“鄆”就是指金莊所在的鄆城縣。鄆城是山東棗梆的發源地,全國四大古老劇種柳子戲的發祥地,也是山東梆子和兩夾弦的根據地。

據傳,清光緒初年,山西遭旱災,上黨梆子“十萬班”在鄆城流動演戲一年,其唱腔時而高亢激昂,時而委婉活潑,深受當地人喜愛。于是,有人聘請山西藝人潘朝緒先后在劉口、樊莊、郭屯、于廟、張集等地收徒傳藝,組建了第一個棗梆職業戲班。山東梆子在鄆城被稱為“舍命梆子腔”,具有花腔多、甩腔多等很強的地域特征,唱腔優美,激昂高亢。郭屯鎮人任心才是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活躍在山東梆子舞臺上的著名藝術家,任心才練就一副好嗓子,音域寬廣,聲腔洪亮,激昂高亢,極富傳統韻味,被當地人稱為“任紅臉”。直到今天,在當地的60歲以上人群,還有不少人都能清晰地記起“任紅臉”在《高平關》的趙匡胤、《轅門斬子》的楊景、《亂潼關》的岑彭、《青龍陣》的孫臏等劇的扮相和唱腔。我國戲曲史上曾有“南昆北弋,東柳西梆”之說,“東柳”就是指柳子戲。

長久以來,戲曲在金莊這樣魯西南的千村萬戶里發揮著普及傳統倫理、道德的作用。這些戲文一如傳承幾千年的古訓老理、老話俗語,以其獨特的表現手段、獨有的審美特征和膾炙人口的傳送,進行高臺勸化,教育民眾,敦本淳俗,崇本揚善,喚醒人心等,深受人們的喜愛和歡迎。

金立鎮近80歲的老母親就是家鄉戲的受益者。從商朝的“比干剜心”、春秋戰國的“程嬰救孤”、漢唐的“劉秀封宮”“瓦崗寨秦瓊羅成”……再到明清時期的“海瑞罷官”“劉墉下南京”等,忠臣良將、才子佳人,廟堂江湖、朝廷民間,不識字的老人家都能給你捋出個脈絡,說出個為人處事的道理。

鄆城也是聞名全國的四大“武術之鄉”之一。之所以被譽為“武術之鄉”,既有地理環境、自然災害的因素,也有其歷史人文的成因。

鄆城地處黃河沖積平原,自古是兵家必爭的戰略要道,不但戰亂頻繁,而且黃河水患泛濫。資料顯示,西漢至清末近2000年里,黃河在這片土地上大決口124次,大大小小的水患16年就來一次,郡縣多次被淹,成為廢墟。家園一次次被毀,一次次再從廢墟上站起來,這種黃河精神的熏陶讓民眾質樸、豪放、粗狂,致使民風彪悍。另外,朝野更替,戰亂不斷,民不聊生,加之水旱蝗災、貧富不均等原因,催生出打拳賣藝、武風盛行以及好斗喜結拜的風俗。

在齊魯范疇里,鄆城地處魯國,是曲阜腹地,齊魯文化的中心地帶??酌铣珜奈浼鎮?,持干戈、衛社稷,文武相濟成國家棟梁,提倡天下為己任,崇德愛國、自強不息等,這是“武術之鄉”成因的人文條件。

“殺身成仁、舍生取義”是鄆城習武人追隨的理念和追求的最高境界。習武之人尚武輕生,敢于斗爭,不怕死,寧愿在被托付的事情上犧牲生命,也不辜負別人的信任。在這種武風的熏染下,自古以來,這里的民眾忠君愛國,崇拜民族英雄。

“好漢”的家鄉故事多

這片土地上,最不乏的是文化古跡和歷史遺跡。

從金莊向北走25公里是鄆城縣城,其唐塔公園的唐塔建于五代唐,原名“觀音浮屠”。據《縣志·古跡》載:明正統十三年(1448年),河決滎陽,七月鄆城、濮州同淪于水,城中唯見司馬坊半截和塔,自是塔淤沒二級,但直壯麗仍為可觀。塔上飛燕有“荒塔燕子”之說,據傳,“荒塔燕子”是孫臏因眷戀故土,死后化為云燕,飛回故里,縈繞在古塔周圍。所以“荒塔燕子”嚴冬不南遷,有足不成行,餓俄有墜地,則匍伏而死,便是孫臏生前曾受刑的緣故。鄆城境內有肖堆商代古文化遺址、蘇莊漢墓群、五代唐塔、金代名相史惟良墓等,特別是與《水滸傳》有關的遺跡、遺址較多,宋江故里的宋坑、宋井、宋林、智取生辰綱的黃泥崗等。從鄆城縣城再往北走25公里,就是108位好漢聚義起事、拜把子替天行道的梁山聚義廳。“梁山一百單八將,72名在鄆城”的說法也從聚義廳傳頌于江湖。

金莊南行30公里,是建于明隆慶至萬歷年間的巨野縣章峰鎮田氏家祠,該祠堂是明晚期曹州名士,著有合集《荊樹堂山房文集》田嶠、田峨二人的書齋,后人改此為祭祀家祠。其占地5畝許,為典型的北方外跨式四合院建筑,均青磚砌壁,布瓦覆頂。

逢年過節的日子,這里的村鎮有“斗羊”的民俗。“斗羊”是一項傳統的民俗文化項目,入冬農閑時候,人們會把自己家的公羊牽出來比比。

如果是一場較大規模“斗羊”比賽的話,則要聚集幾十只甚至一二百只羊。比賽不看羊體重,而是按照羊的牙口分組,兩顆牙、四顆牙、六顆牙分別各為一組對戰,同一組的羊抓鬮捉對比賽,越是比賽后期,斗況越激烈。比賽中,公羊會騰起前蹄,將全身力量集中在犄角上。彼時,圍觀的村民高喊“抵”“好”,然后就聽見嘭的一聲“巨響”,兩羊頭撞在一起,非要分出個勝負不可。

近些年,隨著當地經濟的繁榮發展,“斗羊”“斗雞”“斗鵪鶉”等民俗活動開始復蘇,在較富裕的鄉鎮,則成立了相關的民間協會。

五年前,隨著山東省“合村并居”新農村建設步伐的加快,金莊和附近的5個村莊一起搬進了新建的院舍樓房。新農民、新風尚,搞活農村經濟,發展農村市場成為當地各級政府亟待思考和解決的話題、問題。

“借外力杠桿撬動市場,借外腦思考市場,當是目前解決農村經濟發展的思路。消費升級下,人們對食品安全的訴求越來越高,諸如金莊這樣的村屯,可利用手里的土地搞觀光農業,種植綠色有機產品。”中國中部產業發展研究中心主任、中國人民大學企業重構與重生課題組組長、河南省發展改革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觀峰咨詢首席戰略專家楊永華分析說,還可以利用和東北的親情關系,政府出面協調,打造東北食品、酒水商業一條街、一集鎮等,東北食品、酒水的質量在國內還是讓人很放心的。

編輯:施紅

weixn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美酒美食“清平樂”,夢回大宋舌尖行
下一篇:最后一頁

加拿大快乐8是哪三个数